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你要去色杀?!
    夜惊澜死盯着她,一步步逼近,一字一句质问,“你说,你当初是甘愿加入天魔教?为什么?”

     米苏一个闪身躲开他,望向月亮,语气淡漠,“尊者知道属下身世,应当能猜到属下为何会入天魔教。”

     夜惊澜暗暗攥拳,咬牙挤出几个字,“你别跟老子说,你是为财。”

     米苏自嘲一笑,坦然看向他,“就是为了财。”

     “当年,属下仓皇逃离青衣镇后,尝遍了世态炎凉,慢慢地,心境也为之改变了许多。”

     “属下从那时起,便发誓要想尽法子去敛财,哪怕是入这万恶的天魔教,成为一个不分善恶的杀人工具。”

     夜惊澜怒视着面前这个陌生女人,眼眸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

     还有,掩藏在心底的那份恐慌。

     不要说是为了那三千两!

     自己从未想过要她偿还一分一毫!

     不是自己压垮了她!

     不是自己用三千两压垮了她!

     米苏无惧的迎视着他,等候他的震怒。

     果不其然,夜惊澜恨然伸手,死死的扭住她的胳膊,沉怒低吼,“你爱财,跟老子说个数,老子都会给你!下半辈子,老子供你住在银票堆里,每天数到手软!”

     米苏又是讥笑连连,“尊者实在是太不了解属下了,属下可是有大抱负的人,哪里就能满足于这小小钱财。”

     “你还想要什么?告诉老子,只要老子给的起,老子统统都给你!”

     月光下,米苏盯着那个愤怒男人,用力仰仰脖子,掩去眼底那抹潋滟水光,语气恢复冷漠,“短短四年时间,属下就能从最底层的教众爬到了风使一位,想要什么,尊者应该很明白。”

     说着,她又是勾唇一笑,面容极尽妖娆,语气低柔魅惑,“下一步,属下的目标就是朱雀一位,不知,尊者可愿提携属下一把?”

     夜惊澜凤眸缓缓眯紧,缓缓勾动了唇角,噙起一抹同样邪魅的笑,“老子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

     米苏亦眯紧了双眸,嘴上毫不示弱,“属下若是执意要打呢?尊者准备如何?杀了属下吗?”

     夜惊澜怒视她良久,赫然重重一甩她的胳膊,侧身背向了她。

     米苏脚下一个踉跄,等站稳后,无言垂下了眼眸,沉默无声。

     他就那么怕她受到伤害,既然如此,为何不给她来个金蝉脱壳,让她离开那个人间炼狱?

     哦,是了,在他眼里,她是可以跟他并肩站在一起,可以跟他共同面对一切的……

     “最后问你一次,要不要离开。”夜惊澜负手而立,背对着她冷冷开口。

     米苏乌亮的双眸中,结满了厚厚冰霜,语气不咸不淡,“多谢尊者好意。属下很喜欢天魔教,就不劳尊者费心了。”

     夜惊澜闻言,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了她,“你还要去刺杀达其斯?”

     “这是属下的任务,自然得去完成。”

     “你知不知道,经此一事,他定会加强防卫,你再去,就是自投罗网!”夜惊澜嗓门又提了起来。

     “属下来之前做的是两手准备,原本以为不用出杀手锏就能顺利完成,没想到……”

     夜惊澜神色骤变,“你要去色杀?!”

     米苏反唇相讥,“这都是拜尊者所赐。”

     “你在责备老子?!”夜惊澜大怒,一声爆喝划破静寂之夜,“你他娘的有没有长心?老子费尽心思筹划这一切,都喂狗肚子里去了!”

     米苏冷冷低哼,“心?像属下这种从行戮营里爬出来的邪魔恶鬼,哪还有那么珍贵的东西。别说是尊者,就算是父母亲人阻路,属下也照杀不误。”

     “哈哈哈哈!”夜惊澜气极,癫狂大笑,“好!算是老子瞎了眼,一向高看你了!这色杀是花使的拿手活儿,你跟她走的近,自然得了真传!自然手到擒来!”

     “属下谢尊者夸赞。”

     “来,告诉老子,这几年,你一共用过多少次色杀?”夜惊澜额上青筋曝出,一步步逼近她。

     米苏一步不退,勾唇媚笑,“早已记不清了。”

     看着她那勾魂摄魄的模样儿,夜惊澜一手揽上她的腰,一手托向她的后颈,薄唇便狠狠覆了下去。

     米苏躲都不躲,镇定笑语,“尊者就这么不嫌脏污吗?青楼女子也就罢了,连我这样的女人也敢碰?”

     夜惊澜的唇生生停在离她仅一指的地方,盯着她那讥刺笑容,嫌弃的赫然松开手臂,咬牙怒道:“是够脏的!”

     米苏垂垂眼帘,抬手挂上那方面巾,冷漠开口,“不知属下的那两名紫卫现在何处?”

     “就在左前方十里处,那里有片黄杨林。”夜惊澜背向她,淡漠回道。

     “属下告退。”

     米苏恭敬一颔首,身形一晃,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夜惊澜气的浑身颤栗,抬起右手臂,左手捏住了那枚小小金铃。

     他欲狠心将其碾为金粉,却几次下不了手,最后,只能恨恨作罢!

     四年,这四年时间,她究竟变了多少?

     行戮营!

     她是踏着血海、碾着骨山,一步步从那个人间炼狱走出来的。

     她的心是冷的,已裹满层层冰雪,难以暖化,难以复苏……

     ※※※

     黄杨林中,青霄与青云正等的心焦。

     “咱们这么丢下主人不管,是不是太草率了?”青云忐忑不安的看向青霄。

     青霄瞥一眼那吊儿郎当倚靠在一株树下闭目养神的灵允,低声责备道:“还不是都怪你,当时硬坚持说主人跟青龙尊者……有那啥的。”

     青云被他责备,脸上挂不住,没好气的就向灵允面前走去,“喂!你家主人究竟把我家主人带到哪里去了?”

     灵允眉间大皱,不悦起身,伸指向他肩上猛戳去,“你个臭小子跟前辈说话时,能不能注意一下礼貌?”

     青云心头的怒火腾然而起,但他并未急着拔剑,而后委屈的看向了青霄,“青霄,他打我!”

     青霄立即横在二人中间,把青云护在了身后。

     青云在后面掩嘴一阵偷乐。

     “敢问阁下,我家主人现在何处?既然大家都是天魔教的,便应当知道我们紫卫的职责,请体恤一二。”青霄拱手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