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一直被打脸
    清晨的阳光透过狭窄的窗口照进来,浮尘悠冉。这个小小的寝室虽然空间不多,但是被收拾得很整洁。打扫的人看来保持了良好的习惯,会不定时地清洁卫生。

     破旧的书桌上,有一名少年,穿着很多年之前的衣服,上面有洗衣粉的清香。他面容姣好,五官端正,现在,他做完了作业,正在注意集中地打枪战手游。

     他的家境很穷困,自从上了大学以来,除了吃喝等花销以外,根本不敢幻想什么。他不去学校外面玩,为数不多的运动就是到操场上跑几圈,然后就静静地呆在寝室里面,度过孤单的时间。

     不一会儿,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游戏里面他开了语音的,队友看到局势逆风,快要输了,心情很差,就用脏话喷司言的战绩。

     “司言,你这个穷鬼,连贵族三都不是,用着平民,不,是贫民的枪,竟然还敢来打排位,少来坑我们!你知道我战队的队长充了多少钱吗?都上万了,四位数的钱啊!你除了用游戏里面免费钻石买的一把英雄挑战枪,就没有别的英雄武器了。现在你看看你的战绩,你在这场比赛里面有用吗?”

     “你这小学生赶紧做作业去,这里不欢迎你这个弱者,想想,不充钱你会变得更加强吗?这么弱还敢来排位,还是去打人机吧!”

     司言很抱歉,说:“对不起,我很穷的,没有充多少钱。所以我差劲的武器,就是将就着用的。我玩游戏,只是为了稍微娱乐一下而已啊。”

     队友仍然不依不饶,骂道:“滚!我今天排位输了一天了,又遇到你这个连英雄枪都买不起的贫民,连好的狙击枪或者步枪都没有,你来打排位干什么?我们这些人,充了钱,练了技术,想着上分,就因为遇到你这个贫民,什么希望都没了。你,你这混球,你这死穷鬼,早点退游吧。”

     排位局结束了,司言和他的队友输了。他低着头,心里也是很不开心的,他默默地关了游戏,打开电脑,准备码字。

     司言还是一个网文的作者,然而他写的书实在是扑街,成绩不好,写了很多字,但就是没有收入。

     “我看看作者群里面的大神今天码了多少的字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社交群。

     里面的大神都写完了今天的字数,或者吃前几天的存稿,早就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每个月,他们订阅成绩很好,加上全勤,生活费肯定能够赚到,还有不时炫耀均订等等数据的,有个网站的推荐就会发消息说上一阵。

     这,这让写网文成绩糟糕的他,很是羡慕。

     司言慢慢看着里面的聊天记录,在比较之中,他的眼神越来越暗淡:“天哪,他们这些大神,写的书成绩都那么好,让我情何以堪?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我才可能追上他们呢。和他们比,我简直就是自己找的打脸。”

     说到这里,他的头更加低了:“等我毕业了,也许就会找别的工作,局限于生活的忙绿之中,再也不可能进入网文这个领域了。”

     他刚打开电脑,父母的电话就打来了:“喂,你吃了吗?我们今天来看你,傍晚就到校门口。”

     司言一看墙上的时钟,下午四点半,再过一会儿,就到吃饭的时间了。

     他赶紧到镜子面前收拾自己,看到自己穿着整齐了,才敢出去。他有点匆忙地拿了手机和饭卡,跑向食堂。他出去的时候,没有发觉,有一双电子眼睛,已经盯上他了。

     “装比系统,正常开启。自动寻找目标……姓名,司言,身份,网文写手,年龄,二十;经历,从来没有做过出风头的事情,经常被打脸……正在精确定位移动的目标,开启自动跟踪。”说罢,那个叫做装比系统的电子物体开启了隐形,跟上了司言。

     按照平时的习惯,他点好了菜,然后准备刷卡:“等等,我先看看余额……”

     这时,让他感到极为尴尬的事情出现了,司言盯着饭卡机上面显示的数字目瞪口呆---余额:0元。

     “啊,那个,抱歉,今天我不吃了。”心里的崩溃,就像大坝决堤一般,司言放下了点菜的单子,低着头赶紧走人。他忘了,昨天就已经用完了钱,而且饭卡不够付的部分还是用网上支付补齐了,

     排在后面队伍的人偷瞄了一眼,看到远去的司言,开始嘲笑:“哈哈哈,这笨蛋不先看看自己有多少余额吗,还急着点菜,真是丢人。”

     “不不,这家伙穷死了,饭卡余额竟然是零。没钱才是丢人。哈哈。竟然还有吃不起饭的人,奇葩呀。”另一个人也对司言的落魄讥讽起来。

     然而这些,司言并没有听到,也不敢留下来去听,他自己一直被打脸,难道他自己还不知道吗。这些人也不能看到司言离开时的表情,那么的难堪,那么的无助。

     “让我看看手机上面哪些地方还有钱,微信钱包,呃,余额0元,qq钱包,余额0元。完了,看看支付宝,什么,余额还是0?”司言现在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这样,晚上就什么也吃不到了,可能父母会带些吃的来吧。”

     可是,现在,司言真的好饿。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饥饿感在增强。

     “不会吧?难道真的要撑到那个时候,怎么办……”

     这时,天色已晚,司言看看微信消息,是父母通知他到门口见面。

     黑色笼罩了天空,行道两边的路灯发出寒冷的光芒,把人的影子拉长,显得孤独而寂寞。视线所及之处,那些高大的建筑里面塞满了人,有欢笑的,有低语的。他们的世界,好像是和司言隔开的,很不一样。

     周围很多都是成群结伴的人,而司言只身走向大门。

     “我,好穷困啊。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摆脱这种生活,过上自由的,理想中的生活。”

     他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信息----已经到了,快来。

     而那个装比系统也跟了上去,它隐形着观察司言,已经很久了:“这个人一天要有多窘迫哦,我都不敢相信,来自三个世纪后的我,要服务这个一直被打脸的傻比。而我这么优秀的系统,竟然还觉得有些困难。不知道这货能不能装起比来,我跟他去看看,他是不是又要被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