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章:被吼
    东方路楞了一下,虽然没有等到颍上中学这个“宿命般的敌人”,但是能在家乡父老面前大逞威风,也不坏呀。

     暂停过后,当小城中学将分差扩大到十五分的时候,东方路被换了上去。

     王东华对东方路笑了笑,将篮球交给东方路组织,东方路看到篮下贾峰空位一个长传就要给贾峰。

     场下的刘吉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好球啊,贾峰接到球之后应该能舒服地上篮。

     砰!贾峰准备上前接球,对方的中锋过来撞了他一下,他被撞的一个趔趄,篮球出了底线。

     对方底线发球,运球经过东方路身边,东方路没有贸然伸手,紧紧贴着对方控卫。

     场下陈登不住点头,东方路的表现不错,虽然上次传球失误,但是机会确实有。这次防守也很成——

     突然对方一个假动作,东方路却上当了,东方路跟着对方的脚步防守,对方却从另一边突破了,小城中学的其他队员还没来得及就位,防线上就只剩下一个贾峰。然后是轻而易举地二打一!

     王东华拍拍东方路的肩,示意他没事。一场比赛,防守对方强突人员的球员都会被干净地过掉几个球,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贾峰则是怒目而视东方路,他觉得在篮下被戏耍的人是自己,而导致自己被耍的愿意就在于东方路的失位。东方路没有对贾峰的挑衅做出反应,东方路纵然冲动,却不会在对方的主场和队友起内讧,并且东方路也觉得这个球的责任在自己。

     陈登脸色变的阴沉了,东方路应该能看出这个假动作啊。在和王东华的对抗的时候,他的防守做的很好啊。

     轮到小城的球权,王东华过了半场之后发现只有东方路是空位接球的姿势,王东华将篮球交给东方路,东方路面对防守队员做出突破的姿势。

     东方路对于自己的突破很有信心。

     王东华一看东方路这是要突破了啊,他笑了。

     陈登虽然对于东方路颇有意见,但是却相信在队内一对一突破上,没有人会是东方路的对手。

     陈登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的展开,就看到本应该在东方路手上的篮球又回到了阜南中学联队的手中。而对方一个轻巧的转身就将东方路过掉,然后又是和队友配合面对最后的屏障贾峰。贾峰的防守又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撕裂!

     贾峰愤怒地来到东方路面前,他抓住东方路的衣领口中大叫着:“你会不会打篮球!不会打篮球就滚下去!”

     东方路面无表情地看着贾峰,两个手攥得紧紧的。王明涛离东方路最近,他马上就要和贾峰斗起来!王东华将王明涛拦住,裁判将贾峰和东方路分开!陈登气得将椅子踢的哐当响。

     阜南中学联队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城中学联队。阜南的观众席上也是嗡嗡嗡响成一片。不出明天,整个市的中学应该都会知道小城中学队员在场上的英勇表现的。

     陈登对贾峰狂吼,你还想不想打比赛,你干什么!你不嫌丢人啊!

     东方路被换下来,贾峰也被换下来,刘吉临危受命、重新上场。

     重新回到场上的小城中学军心不稳,被阜南中学联队连续追分。

     眼看着阜南中学联队的攻势要起来,场上的观众也都躁动起来,关键时刻刘吉顶住压力,在篮下连续拿下2个前场板,然后进攻得手,才最终将阜南联队的反扑火焰熄灭。

     站起来看比赛的陈登看到刘吉的表现,才将悬起来的心收了回来。他回头看到东方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头顶着毛巾盖着脸。陈登仿佛看到了大学联赛的自己,他微微觉得心疼。但是这就是联赛啊,这就是比赛啊,这就是篮球啊。他之所以要矮子远离篮球,就是要为了保护矮子的自尊和快乐啊。

     陈登没有过去安慰东方路,让他早点明白篮球注定不是他的运动也许更好。那样,他就会更早的获得快乐,而不是在无尽的等待和失望中度过自己的初中甚至是高中。

     东方路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黑暗中了,如果不是苏小小他不会加入篮球队,如果不是加入篮球队不会被羞辱,如果不被羞辱自己也不会这么不开心。果然,加入篮球队是错误的吗?

     东方路的眼睛湿润了,那么,认识苏小小也是错误的吗?

     啊,东方路才仅仅十三岁,才上了初一年级,他还不能理解有个词叫心痛,现在他只是感觉很难受,鼻子很酸,就像小时候妈妈误会自己偷钱怜悯地看着自己一样的感觉。

     贾峰盯着场上的刘吉,刘吉将篮球传给了王明涛,王明涛的中距离依然是那么的稳定。啊,这场比赛本来应该是自己的表演啊。

     刘吉却打出了本场比赛他最好的表现,和王明涛的默契配合让阜南一中联队直到第三节比赛结束的时候也没有打起流畅的攻击,更别说想趁着小城中学内部不稳将分差迫近了。

     陈登抓紧时间做着布置,刘吉无心听教练在说什么,他的眼睛穿过围过来的替补队员,他看到东方路呆呆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四节比赛刘吉没有给贾峰再上场的机会,如果说第二节比赛紧靠王明涛一个人的火力就接管了比赛,那么第四节就是刘吉个人的舞台。他一个人抢的篮板就超过阜南雪中联队全队的篮板。比赛在第四节的下半段也彻底成了垃圾时间。

     在回程的大巴上,刘吉和东方路坐在一起,东方路的沉默让刘吉很不习惯。但是刘吉一时间也找不到好的话题,王明涛以为东方路是因为贾峰,刘吉知道的更多。但是刘吉也想不到东方路想的比自己要远,要悲伤。

     “你和何佳慧怎么样?”东方路却主动挑起了一个话题。

     刘吉笑了说:“什么怎么样,她也不知道我喜欢她。再说,我们才初一耶。”

     东方路笑了一笑:“初一怎么了,初一也有喜欢和被喜欢的权利啊。”

     刘吉沉默一下,说:“也是啊。谁说初一不可以呢?不过我还是决定不告诉她。就这样默默地喜欢一个人听说也是很酷的事情啊。”

     东方路还是笑着说:“是啊,能默默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错。要是能默默喜欢一个人就好了。”

     刘吉沉默。王明涛不明觉厉地伸出头看了看他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