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章:二中的战斗2
    第二节比赛的变化正如熊一料定的一样,刘吉出现在了场上。陈登教练仔细指导贾峰,面对比自己高比自己壮比自己准的中锋怎么办?躲避是一种办法,面对是另一种办法。陈登的指导,是对贾峰面对方想的冲击时进行躲避而不是正面对抗的不满。

     东方路听到教练对贾峰的教训,心中很是高兴,自从自己进入球队之后,就看到贾峰每次看到自己眼里都是愤怒的目光。东方路才不在乎呢,但是却也讨厌上了这个大个子。贾峰在那次考核之后,就再也不会掩饰自己对东方路的仇恨了,陈登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他觉得这是好事情,能让大家都以最快的速度进步,实际上正如陈登所期望的那样,贾峰的进步很快。至于东方路——小土豆还能蹦跶上天?

     太和二中的教练原来是很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刘吉上场之后的第一个进攻就让他不得不严阵以待这场比赛。刘吉在篮下正面硬抗方想之后,一个勾手将篮球打进。之后方想想还以颜色,却被刘吉用游击战术给断下。这一攻一防让太和二中的教练开始重视小城中学的这个看起来不高也不壮的中锋了。

     中锋一定要又高又壮吗?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那就是说不高不壮的中锋一定没饭吃了吗?熊一却不这样认为。

     比赛正如熊一所料,第二节小城中学没有给自己再挖坑,但是所困于第一节比赛的犯规数,第二节的最后两分钟小城中学的防守强度骤然下降。在第二节结束之后,太和二中还拥有着四分的领先。

     下半场东方路主动请缨,陈登说形势大好,你这秘密武器要留着大用,现在不能暴漏。东方路还真信了。王明涛在心中叫道:“你傻啊!”东方路自己却一副老子的荣耀你不懂的神情。

     下半场的比赛延续了第二节的节奏,悬在小城中学头上的犯规之剑的封印再度被盖上,双方进入了艰苦的对攻战中。比赛的变化是从太和二中换人的那一刻开始的,太和二中的教练将一个一米八左右的控卫换上了场。

     熊一和王一林相视一笑,太和二中终于还是祭起了他们还不能完全掌控的杀器。

     这个一米八的后卫脸盘很硬朗,眉清目秀,留着乌溜溜的长发。太和二中的换人引起了观众席上一阵嗡嗡的议论,先不说这人球打的怎么样,颜值就值得观众大声喝彩。

     “张长功。太和二中新转来的二年级生,擅长突破,投篮精准。颜值很高。”王一林像是背诵一样默默地念着队内搜集的资料。“但是打球太独了。”

     张长功的上场也引起了陈登的重视,现在正在胶着的场面,换人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打破目前的这个场面。那么这个队员何德何能出现在如此艰难的境地中呢?陈登手里没有张长功的资料,现在除了太和中学有张长功的资料外,其他参加比赛的队伍都没有,张长功跟刘吉一样,是刚转到太和二中的。

     张长功的场上就是来接管球权的,太和二中的控卫看了一下教练,教练轻轻地点了下头。然后就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过人和上篮,张长功从底线接到篮球之后一路杀向前场,然后在禁区附近急停跳投。一个人过了一个球队,大概就是说这种家伙的。

     陈登惊的站了起来,张长功所表现出的技术素养,陈登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可是他和张长功相比确实太矮了。东方路看到对方上来一个厉害的家伙,教练的目光扫过自己,难道到了自己这个秘密武器亮相的时候吗?

     东方路白想了,陈登看了一眼东方路之后就不看了。在看到陈登连续两次奔袭成功之后,第三次出手终于被刘吉盖了之后,陈登好像发现了什么。陈登望向对方的教练席,二中的教练对陈登相视一笑。

     他打球太独了!陈登立马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是一回事,但是解决这个问题又是另一回事。陈登尝试包夹,但是跟不上张长功的速度,陈登专门安排王东华防守,但是发现自己这边的进攻变的毫无章法。就在这样的尝试中,第三节比赛就结束了,这一节仅仅依靠张长功,太和二中就取得了8分的优势。

     第四节比赛王明涛一上场就扔了一个三分球,太和中学的张长功的速度终于有所下降,在两次攻击未果之后,太和将张长功换下来。看着张长功被换下,陈登突然想到之前NBA有个单打王,一样的故事啊。只是,尽管王明涛的三分球将分差缩小到十分,但是要想面对二中在一节之内就取得十分的优势,压力也是不小啊。

     熊一摇摇头,这就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啊。太和二中不能长久的使用张长功,但二中的教练将他的主要全部都发挥出来了。而小城的教练呢,不在第一时间将自己所有的攻击力亮出来,第四节才将小城火力之王祭出,是不是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大坑呢?

     东方路几次想跟教练说让自己上场吧,才十分球,算个鸟。陈登却面无表情地看着球场。没有第一时间将刘吉和王明涛换上场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比赛输了却有点得不偿失啊。千万不要输了!陈登看似冷静,内心却已经跪在地上在祈祷。

     王明涛却没有让陈登担惊受怕太久,在连续投进三个三分球之后,王明涛用目光找到东方路,简直要把他按在地上狂亲一顿啊。这家伙,太神了。三个三分球,二中虽然还领先着四分,但是气势却全无了。二中的教练现在已经站起来看比赛了,他紧紧皱着眉头,心中却也疑惑着,对方教练有着这么一杆沙漠之鹰,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来?

     王一林和熊一都仅仅盯着王明涛,上次和他们比赛的时候为什么他没有投过三分?如果那场比赛他也下一阵子这三分雨,太和中学还能赢这么轻松吗?熊一的想法更多,他看着王一林,心中在叫道:今年的联赛还要涌出多少天才儿童呀!

     “三分这项技能是可以攻心的上层技法。”东方路肯定已经不记得他说过这样的话了,现在他看到场上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小涛子什么时候把三分球练的这么准了。“三分球真是杀人的好招式啊!”东方路不禁感叹道。

     陈登则心情更复杂,他觉得自己这个教练也太不称职了,连自己的队员的特点都不知道,看看时间还有四分钟,就是说王明涛这小子刚上场六分钟就得了九分。这九分是三个三分球,三分球是什么啊,三分球是一把插到敌人心中的匕首啊。三分球虽然仅仅比两分球多一分,但是他意味着进攻方发起进攻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三分线外,那么你的防线是不是也要扩大呢?这就是刀剑和飞剑的区别啊!

     太和二中请求了暂停,二中的教练派出队内的防守专家,这个防守专家的进攻能力连一些野球场上的球员都不如,但是他的防守却在队内是最好的。一整场比赛都没有露头的防守专家、好钢用在刀刃上的防守专家的唯一目标就是王明涛。双方还差四分,如果将王明涛限制住了,即使双方对攻,自己还占着便宜。

     陈登怎么会不知道对方教练的想法,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再有一把尖刀就好了,陈东将目光停留在东方路身上。他吗?这个矮个子行吗?算了吧,陈登摇摇头,还是相信场上的这些孩子吧!

     王明涛果然被限制住了,防守专家在王明涛一接到篮球之后就贴身防守,但是他的防守又很干净,王明涛想找规都找不到。在王明涛一次勉强出手不中之后,对方抓住机会又得了两分,现在双方的分差扩大到了六分。

     这个时候该有人站起来了吧!东方路心想,然后他就站起来了。

     “教练,换我上吧!”东方路认真地对陈登说,陈登看着东方路心中一动,也许让他试试他的新技能也不错。

     “别着急,刘吉接到球了。”陈登正准备考虑答应东方路,突然看到刘吉接到篮球了,连忙对东方路说。东方路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看到刘吉迎着方想一个后撤步将篮球轻轻地送进篮筐。“漂亮!”东方路的心声和很多人一样。

     “果然还是要靠身体啊。”陈登看到刘吉挺身而出,欣慰地想。

     太和二中控卫将球带过半场,但是没有出手机会,就把球高高地吊给了方想,方想单打刘吉。

     “坏了!”二中的教练心中猛然一沉,刘吉已经将方想的篮球干扰下来,王明涛接到刘吉的长传没有任何犹豫的出手,防守专家总归是晚了一步,王明涛投的篮球稳稳地落入篮筐,但是因为踩着三分线,所以只能算是两分球。

     这个时候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分钟,小城中学还落后两分。如果对方将这次进攻打成,那么小城中学就又要不可避免地再一次尝试失败的滋味,只是这次果子是自己亲手种下的。

     怕什么来什么,这次进攻依然是由方想完成的,但是刘吉已经被对方的假动作吸引出来了。方想接到分球之后高高跃起,将篮球扣进篮筐!方想对着刘吉大声的嘶吼!东方路脸色一变,幸好陈登眼疾手快地拉住东方路。

     失败了,又失败了!陈登痛苦地拉着愤怒地东方路。刘吉愤怒地向方想迎了上去,对方向自己嘶吼,竟然把口水都喷到自己脸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王东华紧紧抓住刘吉的手臂,害怕刘吉一个冲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刘吉定住了,眼睛喷火似得看着方想,牙齿狠狠地咬合在一起。

     朱骏将球发给王东华,王东华第一时间传给王明涛,防守专家紧盯着王明涛,王明涛把球传给刘吉,方想看到王明涛传球的速度很慢,他猛然地出击断球,王明涛的速度是慢,但是他的角度很刁钻,方想好像能碰到篮球,却偏偏又碰不到。刘吉舒服地拿到篮球,轻松地将篮球打进去。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十秒钟。只要太和二中将这十秒浪费,小城就输了。

     小城中学每个人都紧紧盯着自己的防守队员,每个人都抢在对方的前面,争取不要让对方舒服的拿球。发球的太和后卫不知道把球发给谁,小城的队员防守的很严密,把所有的能量都用来防守这一个发球。再不发就要违例了。太和的后卫心中也大叫,然后将球远远地发给方想,方想接到篮球之后立马就要运球躲避刘吉的纠缠,对于方想,对于太和二中来说,只要不被对方接触到,比赛就结束了!

     “啪!”就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刘吉和方想的时候,王东华从背后将方想手中的篮球切下,然后一个大甩给王明涛,王明涛离三分线还有两米呢,但是计时牌已经在做最后的三秒倒计时。王明涛接到篮球的时候已经是“2”了,王明涛起跳就变成了“1”了,王明涛出手的瞬间计时牌跳成了“0”!

     裁判的哨声没有响,篮球离开王明涛的手掌时,计时牌才变成一个大大的“0”。熊一站起来看篮球朝球框飞去,二中的教练也紧盯着篮球,防守专家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陈登则是平静地坐在椅子上。

     对于陈登来说,尽管这场比赛在自己心里已经输了,但是自己的队员竟然能在自己都失去冷静的情况下做到这个程度,陈登对之后的比赛充满了希望。

     “唰!”陈登突然感到自己被紧紧地抱住了,谁抱住了,这是要把我给勒死吗?肯定是你这个死矮子啊,东方路!陈登在心中大叫道,表面上却异常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