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章:太和板面架
    第二天东方路就去找苏小小了,告诉了她这个不幸的消息,然后东方路还说:“放心吧,小小,为了你我绝不会让小城中学进不了八强的。你说你想要我们取得什么名次,我一定努力争取。”

     苏小小恢复了以往不搭理东方路的态度,任凭东方路自说自话,她只是低着头算着自己的数学题。东方路长叹一声:“既然你想让我们取得冠军,我答应你!”苏小小愕然抬起头,看着“一副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到的”东方路,她想说自己根本就没说过这话嘛。东方路然后就变成得意的神情,去跟王明涛说苏小小要求自己为她取得冠军,王明涛一副你丫有病的神情。

     就这大家插科打诨、努力学习和刻苦训练中小城中学以他们最为完整的阵容出征太和县城,迎战太和二中初中部。当然,这是东方路的话。在陈登看来自己的阵容从来都是很整体,这次这不过是多了个无关紧要的东方路而已。

     太和县位于市府的东南端,距市府三百多公里,是著名的桔梗之乡。要说东方路对太和县最直观的印象应该是遍布全省大小城市的太和板面,一碗辣乎乎的板面再加上一条香喷喷的羊排,那滋味可是东方路在阜南县城最美妙的享受。

     比赛被安排在下午四点钟,中午到了宾馆之后陈登就吩咐队员们不要到处乱跑,下午三点在宾馆大堂集合。东方路一看陈登消失了,就立马拉着刘吉和王明涛去寻找最地道的太和羊排板面了。

     太和县城主要的街道很宽阔,东方路要寻找的民间小吃不在这里。他问了下宾馆的前台,三个人就直奔县城东边的城心公园而去。

     在城心公园三个家伙找到了前台口中的“如一太和板面”,三个人要了三大碗板面外加三个大羊排。

     “这顿我请!”东方路豪气地说,“让你也见识下我们底下县城的人间美味。”东方路对王明涛说。王明涛的家在市里,平常东方路总是拿着一点说王明涛是城里人,自己是农村来的。王明涛吃人嘴短,笑着不说话。

     板面上来了,宽大的面条和王明涛平常吃的面条形状上就有区别,白白的汤汁上面飘着一层红色的辣椒油,看起来就很辣。在东方路的鼓励下,王明涛喝了一口面汤,让他十分意外的是,预料中的那种辣喉咙的感觉并没有出现,心里却感觉一种暖暖的。

     “好吃!”王明涛对东方路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哧溜溜就猛吃起来。东方路叫住王明涛说:“等下呀,板面配上羊排更美味哦。”然后他又像店家问道:“老板,我们的羊排怎样了?”

     板面店的老板是夫妻两个人,都是四十岁上下,看起来人很老实。老板说:“小兄弟不好意思,就最后三根羊排了,我再给你们热一下,等等哈。”东方路大方地说:“好嘞!”

     正在这个时候店里又走进来四个青少年,为头的一个头顶黄毛,手臂上纹着一条龙,最显眼的是这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家伙带着一个大耳环,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剩下的三个少年,穿的也是花里胡哨的,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一个眼睛有点斜视,一个看起来非常猥琐。

     “老板,来四碗板面,加四根羊排,一件啤酒。”

     老板一看这四个家伙,心里先是一怕,小声的陪着不是说:“不好意思,今天的羊排已经没了,我给几个小哥弄几个凉菜下酒怎么样?”

     大耳环点了点头,拿起一瓶啤酒在嘴里一咬,就把瓶盖给咬掉了。

     这是老板娘已经将东方路的羊排热好了,盛在一个大盘子里,上满冒着热气,撒上一点儿干辣椒和绿油油的葱花,发出香喷喷的味道。

     这个时候大耳环正在对着酒瓶喝酒,一看这羊排,一拍桌子,就叫道:“老板,不是说没有羊排了嘛,这是什么!”

     老板娘已经走到东方路他们这个桌子旁边,就大耳环这一声大喝吓到了呆站在那里。

     大耳环这一声也惊动了正在吃板面的几位食客,有两座客人悄悄把饭钱留在桌子上溜走了。

     东方路被大耳环这一声给吓的手一哆嗦就将一条板面甩在了刘吉的脸上,刘吉无辜地看着东方路,这辣乎乎地味道对于眼睛来说不太合适啊。

     东方路站起来,看着刚从后厨走出来的老板,对大耳环说:“这位大哥,这三个羊排是我们点的,刚才老板就跟我们说了这是最后三块羊排了,所以我们才等了这么久。”

     大耳环一看是个小屁孩,他笑了笑,露出残忍地大板牙,对东方路说:“那好,我这三个兄弟今天特别想吃羊排,你把羊排让给我可好?”

     东方路也笑了,说:“不巧啊,我们是先来的,并且我这两个兄弟比你兄弟更想吃羊排。”

     大耳环一愣,脸色一变道:“这样说,你不想把羊排让给我咯。”

     东方路看了一眼王明涛和刘吉,王明涛专心地吃自己的板面,刘吉正在清理自己的面部,两个人对于东方路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一点儿指导意见也没有。店主夫妻向大耳环的三个朋友赔尽了好话,三个人都不为所动,他们又望向了东方路,这个小兄弟应该好说话,东方路对他们示意没什么事情,让他们避一避,夫妻两个只得站在旁边不说话了。

     “为什么要让跟你?”东方路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我先点的,你后来的,我凭什么让给你!”

     “不让给我我就揍你!”大耳环狠狠地道。

     “哈哈,还不知道谁揍谁呢?”东方路说着话的时候眼睛却瞟了一下自己的板面,王明涛吃了他自己的,把东方路的板面也给拿了过去。“我去,你俩看我都快和别人打起来了,还偷吃我的板面。”东方路看到刘吉和王明涛把自己的板面给分了,心里鄙视了两个贱人。

     大耳环一听东方路说完就招呼一声:“兄弟们,帮我揍他!”东方路举起手大叫:“等下!”大耳环不屑地看着东方路说:“现在求饶还来得及!”东方路说:“在人家店里打架砸坏东西了谁赔?我看公园里有块空地,不如去那里!”

     大耳环四个也不吃板面了,叫嚣着就朝城心公园中心广场走过来,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广场上没有人。东方路趁机拔了两口板面就带带着刘吉和王明涛也来到了广场上。

     大耳环叫道“兄弟们揍他!”东方路兴奋地叫道:“大耳环和小斜眼是我的,干他们!”

     东方路虽然不到一米七,但是长期打篮球下来的身子骨可不是街边无所事事的小流氓能比的。东方路一脚就把大耳环踹倒在地上,然后朝小斜眼扑过来。刘吉和王明涛也选择了自己的作战对象,乱战成一团。

     东方路带着刘吉他们出来是吃板面的,但是最后却沦为打架的。东方路三个人,小流氓四个人,但是东方路他们在场面上并不吃亏。战斗正在酣畅淋漓,就听到远处“呜呜呜”地传来来了警笛声。原来是“如一太和板面”的老板眼看着三个学生模样的人要和四个小流氓打架拨打了报警电话。

     小流氓一听到警笛,甩开东方路他们就要夺路而逃,东方路还要缠着大耳环进行最后的决斗,刘吉一把拉着他也飞奔开来。

     “唉,刘吉你个混蛋放开我啊。让我再揍一会儿!”

     “你再揍个什么啊,警察抓住你你就参加不了这次比赛啦!”

     “这么严重?”

     “你以为呢?”

     “那还不快跑!王明涛跟上。”东方路说着就飞奔起来,刘吉和王明涛的脑中不断掠过在小城中学打架的那一次,那一次东方路将自己甩在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