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对抗3
    “东方路表现的很好。”陈登看着垂头丧气的东方路大声对所有队员说,“在面对王东华的防守时能做到五投五中的,我们全队除了东方路恐怕还没有人能做到。”

     经过陈登的提醒,大家才突然惊醒。教练持球单打王东华的时候进了几个?队员们回忆刚才的对抗。仅仅中了两个!

     王东华对此很清楚,在防守东方路的时候他无法判断对方的动作,往往东方路一个眼神王东华就以为他要从左侧突破,还有东方路的小动作也让自己判断他的出手时机连续出现错误。而在防守陈登的时候,他没有这种感觉,陈东也有假动作,但是他的假动作都在自己理解的范围内,他会被假动作骗过去,但是却并不会因为假动作而失去自己的防守位置。

     王东华向队员们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自己面对东方路的时候连续被东方路晃的失去防守的位置。王明涛大声嚷嚷的表示也有试一试,他几乎空闲的时间都跟东方路进行一对一的训练,怎么没有发现东方路有这么邪乎的表现。

     东方路被王东华夸的不好意思,看到教练也鼓励自己表现一下,他就拿起篮球准备进攻。王明涛张开手臂,全神贯注地盯着东方路,他的投入程度让他有信心防住东方路这次进攻。

     东方路从三分线处运球,他运球的频率不快也不慢,慢慢的逼近了自己的出手范围。王明涛一直没有贸然下手,既然王东华将东方路的进攻说的那么邪乎,自己有必要谨慎再谨慎。王明涛突然感觉东方路有了那么一点儿变化,王明涛不能肯定这变化是不是真的,因为时间太短,如果有变化那么这变化一定会打破之前的状态,“就是这个时候”王明涛快速地伸手将东方路的篮球打飞——至少王明涛会这样觉得,他确定是发生了变化东方路突然加快了运球的频率,他能感受到东方路这一次加在篮球上的力量比上次要狠!

     东方路微微低了一下身子,将篮球的反弹距离缩短,然后轻轻地一个半转身就将自己的身体和来断球的王明涛错开,东方路前进半步,王明涛前进半步,两个人之间就缩短了一步的距离,东方路半转身之后又转回来,王明涛就突然出现在了东方路的身后,并且是背对着东方路,东方路起跳出手,篮球打进!

     发生了什么?队友们都看着王明涛和东方路,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正常对位的情况下,几乎在一瞬间王明涛和东方路的位置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王明涛还在做着防守的姿势,但是他确实背对着东方路的,就好像东方路发生了瞬移一样。

     王东华眼睛亮了一下,就是这样的,他面对东方路的时候也是这样被打成的。作为旁观者他看的更仔细了,他和王明涛选择了一样的时机,然后被东方路用一样的身法打败了。

     陈登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路,刚才他看到了什么。啊,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啊!陈登震惊地说不出话。之前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王东华仔细地分析了自己面对东方路的感觉,他好像听过这种感觉,但是他也想不起来了。然后他和众人一样,仔细看着东方路过掉王明涛的身影,一个熟悉的名次陡然跳到自己的脑海——“分解”!

     对,没有错,这一招就是曾经震惊中国篮坛的“分解”,就好像持球攻击的球员瞬间分解了,再在防守队员背后重新组合了一样的过人身法。

     东方路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这一招他是偷学欧阳俊的。虽然拒绝了欧阳俊的邀请,但是每当他闭上眼睛就想起了欧阳俊过掉自己的那招。他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用的能量也不多,但是他就把自己给过了。他和王明涛训练的时候没有用过这一招,但是这一招在他脑海中已经过了成百上千遍。在面对王东华的防守时,他就好像在看到自己在防守欧阳俊,脑海中演练了一边欧阳俊过人的身法,身体也跟着就做了。

     陈登沉默地看着东方路,他没有问东方路这一招是怎么学的,在他的思绪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那个时候这一招方兴未艾,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复制,自己竟然在五年以后看到熟悉运用这一过人招数的少年。真想在市高中学交手的时候能让队长看到这个少年啊。不过快了,和市高中学交手的日子快了。

     东方路被刘吉和王明涛逼问什么时候学会了如此牛的招数,怎么也没有见之前他露一手,难道是东方路已经学会了留一手吗?

     东方路没有告诉他们欧阳俊的事情,东方路觉得说自己被一个瘸子打败了也挺没面子的。更重要的是,要是告诉他们,他们都去拜师了怎么办?

     陈登一看东方路又和刘吉还有王明涛打闹前来,心里很不爽。

     陈登大声说:“好了,东方路和王东华的对抗就到此为止了。下周六我们要去太和县城对阵太和二中初中部,虽然太和二中没有太和中学厉害,但是太和二中初中部是太和县内唯一能和太和中学相抗衡的初中球队。”

     “不是我吓唬你们,上个星期临泉中学刚和太和二中较量过,临泉中学输了二十分。对阵太和二中,这一场球,我们不能再输了!”陈登斟酌了一下语气说,“参加联赛的球队一共是16支,现在我们的名次已经很靠后了,接下来我们还有十场比赛,之后的对手会有市高中学、一三五中联队等强队,如果我们再输下去就离八强越来越远了。”

     沉默了一下,陈登继续说:“如果这个学年我们连八强都进不了,来年球队很有可能就会被校方解散。”

     大家一听到陈登说的这个话立即不淡定的,最激动的莫过于东方路,要是球队解散了,我家苏小小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