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妥协
    东方路撇过头,鼻孔里哼哧一声,表示对陈登的话的不接受。

     陈登气的眼睛都红了,愤怒地看着东方路。陈登一米九的大个子,东方路不到一米七。但是陈登觉得自己一点优越感都没有,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比这个东方路高多少。

     王东华插到陈登和东方路身边,东方路身后站着刘吉和王明涛。刘吉和王明涛和陈登一样,一脸不满。只是他们看到的是陈登。

     “凭什么开除东方路!怎么不开除贾峰!我明明看到是贾峰先动手的。为什么不开除张威!刚才张威在空中直接就把东方路给扑下来了,这是恶意犯规,如果不是东方路身体好,说不定就受伤了。这不比打架还严重?教练,你不能这么不公平!”王明涛朝陈登大叫。

     东方路今天已经受到太多的不公平了,所以他觉得教练的不公平没有什么,他拍拍王明涛,示意他不用再说了。然后东方路就看着陈登,陈登能在东方路眼中看到平静。好像刚才打架的不是他,自己要开除的也不是他似的。

     贾峰已经站了起来,贾峰脸色因为愤怒、更多的是因为羞愧红通通的。在这通红中还夹着一个清晰的手掌印。张威就站在贾峰的身旁,他看到了贾峰脸上的巴掌印,觉得有些滑稽也有些害怕。东方路可真狠啊。

     刘吉走到贾峰面前,贾峰眼睛喷火般地盯着刘吉。

     刘吉对贾峰笑了笑,说:“你那么喜欢抽别人嘴巴,现在被抽了一定很爽吧。”然后对贾峰身边的张威说:“你还没被抽过吧。”刘吉突然伸出手就给了张威一巴掌。“啪”一声,不但把贾峰给打蒙了,还让陈登教练吃了一惊!刘吉走到陈登面前说,我也打架了,你也把我开除吧。

     陈登愕然地看着刘吉,说不出话来了。

     挡在东方路和陈登面前的王东华看着越走越近的刘吉,突然有点儿害怕。这些还是初一的同学啊,就是初二的还有初三的都不敢这么做吧。

     但是刘吉就是做了,张威现在脑子还一片空白。自己被刘吉扇了一耳光,那么干脆的扇了一耳光。张威扭过头了看贾峰,贾峰的脸色还是和之前一样,张威突然觉得今天到底是干了什么啊,因为对东方路的嫉妒,因为贾峰的教唆,今天自己做了太多错误的事情。

     贾峰并不能给自己保护啊,是啊,贾峰并不能给自己保护,在球场上他还被东方路踹了一脚呢,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自己怎么就听了贾峰的话呢?现在自己被当做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一耳光,这一耳光该找谁还呢?张威仇恨地看着刘吉,但是心底却更恨东方路。

     在体育馆旁边来看比赛的同学都面面相觑,但是大家都普遍觉得来这一趟真是赚到了,看到了很多平时怎么可能看到的真相呢?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啊。

     东方路看了刘吉一眼,虽然他觉得刘吉这一耳光打的很好,但是确实不是什么好时候啊,这个时候自己肯定是死定了,刘吉却还有一线生机,你这耳光一打,好嘛,绝对完蛋。

     刘吉的这一耳光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给了张威这一耳光,自己就和东方路的命运绑在一起了,要走一起走,这是对教练的施压。同时这也是一着冒险,自己这一耳光也算彻底击中了教练的威信,如果自己在教练心中没有那么重要,东方路必定会被开除的。

     朱骏看了看教练,事情的发展好像是朝着自己预料的方向走了。现在的问题是要开除东方路,这没有得说。而刘吉呢?这不是对教练公然的挑衅吗?

     朱骏大声呵斥刘吉,:“你干什么,你眼里还又没有教练?你也被教练开除了!”

     刘吉没有说话,东方路却朝朱骏笑一下:“算什么东西。”朱骏何曾被别人这么糟践过,叫道:“你骂谁呢?”

     东方路说:“骂你呢。什么东西!”对于朱骏东方路有足够的理由骂他,如果今天注定会被开除,那东方路更不会介意找找朱骏的晦气。

     朱骏被气的连胜说了几个“好,好”,站在教练旁边不说话了。

     陈登脸被气的铁青,在球队里教练才是老大的这个规则难道东方路不懂,刘吉也不懂?现在自己的地位被直接挑战了,如果要让他不开除陈登,队伍还怎么带?现在东方路又公开骂队长,看来这东方路确实是必须要开除了。东方路开除了不可惜,要是一起开除刘吉,就凭现在这几个杂鱼能帮他报了市高之仇?

     陈登还没有被愤怒冲击的失去理智,他在心中掂量着处理的方法。开除东方路当然是最快的结果,虽然东方路的技术在他看来是整个球队中比较可靠的,但是他的身体太矮,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三番两次顶撞教练了。但是开除东方路的风险太大了。那么队里就可能失去刘吉这个稳定的篮下好手,也会失去王明涛这个中距离不错的投手,最重要的是自己可能就会失去最后打败市高中学的机会。

     关于陈登支教后篮球队成绩的分析会上午刚刚举行,最后两年,如果小城的篮球队一直这么消沉下去,陈登很有可能会失去现在的这个工作。失去这个工作之后,陈登是彻底没有办法翻盘了。

     王东华看看东方路他们三个,他们三个看来是不想屈服了,即使最后全部出局也在所不惜。

     朱骏已经不讲话了,从刚才场边同学的议论中他已经知道朱骏做了多么出乎意料的选择,可以说现在的局面很大的责任就在于朱骏,但是他是自己的队长,自己这个时候最不能做的就是指责他。

     陈登也沉默着,王东华有有点能理解陈登教练。虽然他不知道陈登喜爱到刘吉到什么程度,但是他知道自己喜爱东方路到什么程度。如果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行动失去自己最看好的队员,如果是王东华自己也会犹豫。

     至于贾峰,在王东华眼中什么也不是。他只是一根枪,现在已经没有子弹了,对手在枪身上刻上几个字,这很正常啊。

     问题是,这方几都在这里,事情最后怎么处理?三人出局?置之不理?

     “教练,不如我们分析之后再决定事情怎么处理吧?还有考核通过的名单。”王东华对陈登说。

     陈登感激地看了一眼王东华,王东华说的对啊,现在可以把事情延后处理。延后处理就行了吗?

     陈登心底有所决断,说:“不用了,今天的考核贾峰表现优秀,正式转正。刘吉表现优秀,但是球场上有不理智的行为,不予转正。王明涛表现优秀,正式转正。东方路殴打队友,理应开除,但是鉴于事出有因,观察一月。其他队员表现一般,不予转正。”

     陈登看到朱骏有话要说,说:“朱骏考核有失偏颇,队长一职由王东华暂代。”

     除了朱骏,没有人对教练的决定由异议,选择球员本来就是教练的事情,之前只是让队长代为处理。现在队长的处理导致了球队的矛盾,教练收回选择球员的权利是顺理成章的。

     陈登很满意大家对于自己处理结果的态度,他继续说:“下个星期周五下午放学后进行第二次考核,希望大家加油。正式队员从今天起参与全队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