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惩戒
    “小羽,回来了,你今天和人打架了?”

     “老爹,我没有和人打架,我们是比武,是切磋!”

     我刚回到家中,就被老爹逮了个正着,老爹眯着眼似乎不在意我和人打架,但是我的话音刚落,老爹不知道什么时候动了动,瞬间就来到我的面前,抓住了我的脉门,我顿时浑身酸痛,再加上自身伤势颇重,立即情不自禁地叫喊了一声:

     “疼,好疼啊!”

     “你小子受伤了,跟我来!”

     老爹拉着我的胳膊,来到了练功房,拿出了一些伤药。随着老爹开始给我敷药,我痛得好一阵龇牙咧嘴的。

     老爹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而他也一直没有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只见却被真正的父子感情还要好,我的养母菲娜风度优雅,是个出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妹妹唐娇活泼可爱,对我极为依恋,我们一家四口生活的其乐融融。

     “小子,你的对手隐藏了实力,不过你小子也不赖,也是深藏不露,记住,以后和人动手总要保留余地,暴露自己全部的实力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老爹的教导我铭记于心,这次受伤之后,幸亏老爹全力治疗,我才能够很快复原。三天后,我来到了参加银阶武者进阶考核的地点——位于南省东海之滨港口云港。

     云港作为东方古国最大的海港,不但停泊着大量的本国货船,联邦内其他国家的超级货轮在这里也是比比皆是。

     在港口最南边的一个专用码头前,一艘时速一百二十海里的银色水翼船正等候在这里,我到达的时候,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准武者,武者早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哟,看到没有,又来了一个小不点,估计才上中学吧!”

     随着一名黄毛的讥笑声,几名身穿五颜六色服饰,染着各种颜色头发,流里流气的家伙开始对我肆意评价。

     我没有理会这些前来参加武者考核的家伙,独自一个人正要先登上水翼船,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将我拦住了。

     “小子,你也是来参加武者考核的?”

     “怎么,你有什么问题?”我冷冰冰的看着面前的壮汉。

     壮汉看到我的目光和态度,气得不起,这家伙伸出蒲扇似的打手,对我说:“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交出一百几分给老子!”

     壮汉的话刚说完,我的火腾地一下就冒了出来,我对父亲的感情远远超过普通的父子,当年有人侮辱我的父亲,被我一掌打碎了一条胳膊。

     “一百几分,你好大的口气,你侮辱我的父亲,我看你是活够了!”

     壮汉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被我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十几米之外的一对空铁桶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响声。

     幸好这家伙没有遇到几年前的我,否则肯定会被我给废了,记得三年前,我刚刚获得武者资格,开学第一天去学校报名,半路上遇到急忙混混在集市上敲诈三名长相十分清秀的女孩……

     “小妞,给咱哥几个一人一个吻,咱哥几个就放了你们!”

     我来到集市的时候,三名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俏丽女孩正惊恐地挤在一起,不停地留着流水,正在苦苦哀求调戏她们的六名混混。

     “几位大哥,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把今天挣到的钱都给你们!”

     一名看起来较为年长的女孩,将收钱的钱箱子推到了嘴里正在对她们不干不净说着什么的红毛面前。

     “老伯,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伯在集市的街边摆了一个卖冷饮的小摊,他扭头看了我一眼,低声说:“小弟弟,快走吧,你管不了!”

     那时候我刚刚获得武者资格,最见不得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我固执得问老伯:

     “老伯,麻烦您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伯看我执意不肯走,长叹了一口气说:

     “唉,这几个家伙是这个集市上的一霸,以收保护费为生,时常干些欺男霸女的事情,这三个小姑娘看样子又要被他们,唉……!”

     老伯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我很清楚接下来这几个混混要怎么对付这三个弱女子。

     “虎子,跟他们废什么话?拉到车上来,赶紧找个地方让大哥我泄泻火!”

     我听到旁边的面包车里有人说话,透过车窗看到车里坐着一名带着魔镜,脸上有着一道长长刀疤的家伙。这家伙很明显是这几个混混的老大,随着这位老大一声令下,急忙混混立即动手,将吓得浑身缩成一团的三位女孩就要拉近面包车上。

     其中一名混混明显心怀不轨,年纪最小,但长相最漂亮的女孩胸口处的衣服被这家伙故意撕破了,女孩吓得差点昏过去,两只手臂死死地护住胸口处的白皙。

     “住手,你们这群人渣!”

     我大吼一身,来到急忙混混面前,混混们没想到有人在这个集市上敢管他们的事情,这时候车里的混混老大走了出来。

     “哟,哪来的毛都没有长全的臭小子,给老子滚!”

     戴墨镜的混混老大,没想到我已经是一名武者,我听到这家伙的话,顿时火冒三丈,闪电般地抓住这家伙的右臂,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这家伙的胳膊被我反向扭断了。

     这家伙还没有来得及痛得喊出声,我下狠心将我最近才掌握的风凌劲,抬手一掌打在了这家伙的右手手心上,只听噼里啪啦一阵爆响。这名混混老大的整条右臂顷刻间爆裂开来,化作了一阵血雾。

     “啊!”

     混混老大霎那间痛得昏死过去,其中一名混混胆子较大,拿出手机,躲到了面包车后面,拨通了电话。

     “三位姐姐,你们快走吧,这几个家伙有我收拾!”

     我走到三名女孩面前,让她们赶紧走,三名女孩死里逃生,连感谢我的话也没说,推着她们的小车子很快跑得没影了。

     随着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一脸蓝白相间的警车停在了混混们的面包车附近,走下了三名男警察。